当前位置:主页 > O生活书 >

【FinTech即溶包】资策会IDEAS杨仁达所长:台湾一定


2020-06-12


【FinTech即溶包】资策会IDEAS杨仁达所长:台湾一定

INSIDE 这次专访到资策会创新应用服务研究所杨仁达所长,谈谈区块链在金融科技发展的角色,以及台湾的资讯业者与金融业者又该如何在这一波的爆发性发展过程中认知到自己的角色与方向。

【FinTech即溶包】资策会IDEAS杨仁达所长:台湾一定
资策会创新应用服务研究所杨仁达所长

提到「区块链」到底是什幺?杨仁达并没有用维基百科般的制式定义来解释,而是认为区块链在概念上其实就是一种「网路化的信赖机制」,正因为有了这个机制,所以在做价值传递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做价值交换。关键在于,此信赖机制能否被被「证明」或「确保」。 

为什幺说区块链这个机制是可以信赖的呢?首先, 区块链的帐本是公开的 ,所以大家都可以看到你有一块钱,知道你有能力进行交易;其次, 没有人能去改这个帐本 ,因为帐户是公开而且到处都有备份;最后, 不会重複交易,所以你的一块钱不能当两块钱来用,跟你可以轻鬆複製一首歌的数位档案变成两份、三份不一样。正因为区块链具备此三大特性,且目前在数学上被证明此一信赖机制几乎无法被破解,因此格外受到重视。

其实任何需要这些特性的资讯或价值,都可以应用区块链的技术。例如:一幅数位形式的名画,加上区块链的技术之后,就能够变成一个独一无二的「档案」,你不能再将它複製好几份。这幺一来,传统的数位影像可以轻易被複製而因此贬值或遭窃的情况就可以被避免。除此以外,可能的应用非常多,像是投票、学历证明、数位资产交换、股权股利清算或转换、运动好手等明日之星的投资…等等。

最广为人知的 比特币 就是应运区块链技术而生的数字货币,除此之外,杨仁达也特别点出了以太坊的区块链应用技术,已创造出约十亿美元规模的创新营运模式,并且蕴含许多可能性。例如:旧有的创业模式是开一家公司来「卖产品」或「卖服务」,并且发行股份给股东投资,但是新模式可以「发行专属于该公司的货币」而不是股份,例如:发行以太币一块钱可以换一块钱美金,但是有的人觉得值得支付两块钱美金,此时投资人不需要等到新创公司 IPO 才能回收自己的投资。换句话说,在此机制下,投资人原本要交易股份才能获利,但现在有机会可以创造出一种新的数位货币作为交易单位。

不过因为太过创新,以比特币的交易来说,目前在虚拟世界的交易纠纷,想透过实体世界来「讨个公道」,的确有其难度。所以,现阶段参与交易的人自己要清楚认知,所有的风险与报酬都得自己承担。今天一个比特币六百美元,明天剩三百美元,要去告对方诈欺吗?恐怕很难。当然,今天一个比特币三百美元,明天变成六百美元,获利也是自己享有。

总结来说, 杨仁达认为若以比特币来阐述区块链缺点的话,撷取资料过于耗能与每笔交易清算速度相对缓慢是二大重点。 如目前所有银行的交易、支付、及清算都採用区块链的方式的话,以现阶段区块链整体的交易容量评估,可能尚无法满足目前银行的交易规模、及后端系统反应每笔交易速度的庞大运算量。

那幺区块链有哪些优点呢? 过去的数位档案是可以无限複製的,区块链则让数位档案可以变成是单一而无法複製的独特档案,于是价值就会因此成型。 例如:以前一首歌可以无限複製,其实价值就很低,但是透过区块链技术,买方可能有机会拥有一首知名歌手专门清唱给你的歌曲档案,而且独一无二,这首歌的价值可能就是其他可以複製的数位音乐的数百倍甚至上万倍。

会怎幺建议金融业者该如何看待区块链?

目前主要被讨论的区块链应用是在金融业,而相关的应用发展发展也是金融科技创新创业的重点。所以台湾金融产业要如何因应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潜在冲击呢?杨仁达则提到,跟全球金融业者相比,台湾的金融业者都半大不小的,在发展上必须要找出适合自己的途径,因此台湾的金融业者可以考虑三种不同的发展道路。

第一:依循科技产业高成长历程 。相信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模式,从研发团队一个小的 idea 开始,初期透过一小群的使用者做测试,接下来快速成长,越做越大。不过,传统金融业者能走这条路吗?恐怕不容易。

第二:新技术在传统业务的应用。 银行比较可能的做法是思考区块链对于目前的业务有什幺应用上冲击及可能?其他的银行又在做什幺?最后则是看何种应用可以胜出?而可预知的是,银行业界将会面临大者恆大的局面。

第三:直接投资科技业新创公司。 科技业与金融业会产生竞争关係呢?还是最后金融业者以资本辗压、併购发展出新技术的资讯业者?当然,这种风险投资是个赌,十之八九最后可能都是错的,因此,金融业者想成为一个投资成功率高的投资者,箇中关键即在于是否具备这样的眼光?

更重要的是,如果台湾每家银行都自己做区块链的应用,可能做出来的规模都是小小的,一来没有影响力、二来也很难竞争中获胜。可是如果这时候能整合各家银行共同建立一个本土「互通」且能「相互界接」的清算交易机制,如:台湾现在的悠游卡、一卡通其实现在到处都可以刷,那幺电子票证的交易就会变得很方便了,既有规模、又有竞争,对消费者来说就会有诱因,而且这种诱因一来可以转变消费者的传统习惯,二来可以藉机发展在地特色的利基服务,聚沙成塔发挥整合综效,本土服务平台就有机会发展起来。

杨仁达认为这不会是某个单一机构或业者能够独自完成的,而是要整个产业有足够的共识去发展成一个平台。过去,由于同业竞争导致互信基础薄弱,要创造整合综效是很困难的。而现在因为区块链的发展,去中间化的信赖机制,可以有效解决缺乏互信的议题,顺应着这波区块链的浪潮,台湾的金融与科技相互整合、共创美好,也许就能走出一条全新的发展路径。

会怎幺建议监理机关该如何看待区块链?

杨仁达提到监理的目的是希望不要发生问题,但是新的东西就不知道会发生什幺问题,所以当然也就不知道怎幺监理。所以就会发生两难,管太严、新东西没办法发展,管太鬆、问题发生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

如果有个新东西消费者不见得有需求,也不知道会发生什幺风险,可不能完全不给新东西发展的机会,主管机关应该先站在观察的角色同时也进行学习,如果消费者的需求被创造出来了,那幺相关的监理机制可能就要有所準备,但如果连市场都没有,管再严其实也没有意义。

另一个问题是,台湾的金融业者如果是要打亚洲盃或世界盃,那幺监理的态度又不一样了,目前的监理似乎是停留于让金融业者不要在国内出事的状态。可是这样的监理,有助于金融业者去跟国际竞争吗?这是监理机关或主管单位要思考的问题。

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守着既有的惯性,因此什幺新的点子都做不了,尤其是年轻世代的需求,跟现在的金融业者所提供的服务,以及现有的监理思维,差距越来越大了。过去可能监理机关某个程度上可以扮演指导的角色,不过现在市场的发展其实是反过来的,但是金融业者或监理机关,準备好了吗?

站在创新的角度来看,杨仁达表示,监理机关应思考的是,在 Fintech 或区块链这类的议题上,如何能针对台湾转型升级的机会点,设定几个目标,并驱动或引领产业朝此方向稳健迈进,且能于全世界的竞争中保有一席竞争地位。

会怎幺建议资讯科技业者该如何看待区块链?

事实上,区块链与 Internet 的发展史可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从网路发展而来的经验告诉我们,建立开放式标準化很重要,企业如固步自封发展自己的标準平台,终究会走上失败之途。但是在开放式标準下发展,虽然可以节省很多的成本,竞争也特别激烈。

所以,杨仁达认为,以台湾资讯业者长期以巩固既有客户与市场的经营模式而言,最重要的认知是:企业要能洞察趋势的演进脉动、与时俱进地抓紧创新的脚步,如此一来,即使世界改变,资讯业者仍能保有原来的经营优势、不致被淘汰。

传统金融业服务的是高资产阶级,区块链会改变这个现象吗?

杨仁达同意趋势的确是这样走的。现在我们身上都有行动装置,习惯透过数位界面去取得我们的服务,这类服务愈来愈深入、穿透我们生活中的每个细节,且已成为必然的发展趋势;但,台湾的金融业者或科技业者,究竟何时会端出好的服务来满足,却仍不是很明确。

当我们每日使用率最高的服务,皆来自美、英、日韩等国,却独缺台湾本土服务的话,其渗透率衍生之负面效应可能会是台湾产业的一大隐忧。 

台湾一定要有自己的金融科技吗?

专访接近尾声,我也和杨仁达争论起了一个其实没有答案的问题:台湾一定要有自己的金融科技吗?我并不预设一定要有,例如我们现在 E-mail 用 G-mail、社群用 Facebook,并没有台湾自己的服务,而杨仁达则认为有其必要,否则台湾在电子代工产业没落之后,将很难找到什幺可以代表台湾的产业。

杨仁达问:没有一个可以代表台湾的产业是不可能的,那该有什幺呢?可以放任自由演化吗?但会有好的结果吗?台湾的多元和开放是好处,但是有没有机会大家发展出一个共识在某个领域有台湾自己的东西?

杨仁达继续说:「创新其实不是个新的议题,但问题是,这幺多年来,我们并没有学会如何形成出自己的价值角色定位,致使台湾已停滞许久。」重点的是,「由下而上的价值塑造」及「共识的酝酿」,其实是每一产业创新的必经之路,但关键在于,速度能有多快。

现在的确有很多问题卡在法规,而一旦价值共识的形成可以加速法规的调整,产业自然就能够在法规更新之后快速发展与成长。不管是银行界或新创团队,如能秉持「一致往前走」共识,就能有机会「启动」产业的变革,进而共同「解决产业难题及困境」,如此一来,台湾就极有机会开展「破坏性创新」的新局。

最后,问到新政府上台后有什幺特别的观察?觉得新政府会不会有新作为?杨仁达认为与换政府没有关係,他举例,A 政府的想法是甲乙丙,B 政府的想法是戊己庚,但是落实这些想法的人都是 XYZ,想要 XYZ 改变观念,在这种环境限制不改变的状况下,想要提出新的作为解决问题,恐怕会需要点时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