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生活历 >

【FinTech即溶包】金融机构内部创业?不如放手让新创发挥


2020-06-12


【FinTech即溶包】金融机构内部创业?不如放手让新创发挥

金融科技创新基地 FinTechBase 是资策会为打造台湾金融创新生态圈成立的,其核心业务包括金融科技创业加速器、金融科技创新人才培育,目标是要打造出让台湾 FinTech能大展拳脚的生态圈。

2016 年 4 月才刚成立的 FinTechBase,已经在 7 月带领了第一批团队到新加坡参访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 IDA全额投资的子公司 Infocomm Investments 及着名新创空间 BASH,并和 FinTech 界世界最大加速器 SBC搭上线,未来计画让团队参与亚太 SBC 的培育。INSIDE 访问到了数据科技及应用研究所组长罗至善,和我们分享 FinTechBase 创立以来的点滴,并一窥台湾发展 FinTech 的现况与未来。

募集 2 亿金融科技发展基金

FinTechBase 为资策会大数据所在由金融总会指导推动「金融科技创新创业及人才培育计画」下成立,资金来源则主要是向产业募集金融科技发展基金。「FinTechBase 是台湾第一家垂直型创业加速器,」罗至善组长说道,在这里和一般常见的水平加速器不同,能聚焦金融科技替新创团队汇聚主管机关、金融三大产业、以及金融科技为主的国际资源网络,并依每个团队的需求来个别提供法规、营运上协助与辅导。

FinTechBase 作为台湾金融科技中心枢纽 也和相关业者维持高频的沟通与合作,能够帮助新创团队找到知名机构来作为示範合作对象。「不论是否走向国际,都需要一个强力的参考合作案例,我们会帮团队先寻找与台湾大型金融机构的合作机会。」罗组长补充道。

FinTechBase 有一般型培育为主的加速方案,也补助型方案。罗至善说,补助型方案是针对草创期的 FinTech 团队提供最高 200 万,并规划 最多 5% 股权的公益回馈的方式交换一般股股权,「让团队有第一桶小金可以做事,也让创业有成的盈余回馈到基金,让基金成为持续推动金融科技产业的活水,确保共生共荣、永续经营机制。」。

谈到资金运用,FinTechBase 也和公益性质的中山文教管理基金会合作,替团队寻求更专业的财务建议。「财务规划、和金融业合作,这些都是金融科技新创团队常碰到的困难。」

垂直辅导,量身打造

虽然台湾目前热门的金融创新大致可分为支付、理财、贷款、旅游金融几个领域,但罗至善认为每个团队领域差异极大难以明确划分成长阶段,加上金融业与法规息息相关,到了不同国家往往就有新的机会,个案间差异大,FinTechBase 希望为每个团队量身打造,垂直整合这些国内外资源 。

罗至善分享,现在 FinTechBase 有不少相当热门的理财机器人, Trading Valley、Fugle、安永 、 蒙地卡罗 ,这些都是透过数据分析、 聊天机器人 或易于使用的介面,串接投信、股票即时资讯等等,不过按个别应用不同,在现行法规下所需要搭配的金融证照也不同,因此像 Trading Valley 就需要和投信合作,否则就要募到一定的资本去申请证照,这对于新创公司来说难度较高。若能与金融机构合作,金控不仅有自己的创投部门,通常也会提供内部业务的合作资源。 P2P 借贷 方面也有 乡民贷、金想贷、LnB、聪明贷款。另外,FinTechBase 里也有一些团队起手势就放在国外市场,包括有专营美国市场,在美国累积了不少使用者,作个人拆帐支付的 Dinngo,也有进攻香港国际旅游金融市场的 Addweup,挤进法国电信加速器的 ThinkTank。深入常需募资的各大校园活动,「像支付和 P2P 贷款就有相当多的应用,不同国家会有不同市场。」

这些案例面对的客群、地区、金融单位都不一样,需要的资源也不尽相同,FinTechBase 则会替它们媒合不同的合作机会或者提供策略、财务上的建议。

东南亚基础金融不足、欧美市场成熟竞争激烈

罗至善细数各国的 FinTech 市场,在东南亚还有另一项「unbanking」市场是成熟市场的团队容易错失的一块大饼,由于城乡差距大,很多地区是难以获取银行服务的,今年七月带领团队到亚太金融科技重点区域新加坡,也让创业者们亲身体会到来自不同国家的创业机会。

罗组长观察,在欧美地区,金融市场成熟且资源丰富,但竞争也激烈,团队要有国际级的技术并建立专利布局才有机会立足;而亚太方面,日本、韩国的金融法规相对完善银行帐户、数位银行普及针对该国人口较多的外籍族群提供跨境支付也是不错的利基市场。

除了各地有不同的 FinTech 需求,在地合作伙伴也重要,这次 FinTechBase 领军到新加坡,和各地团队交流,也获得世界最大的 FinTech 加速器 GFHF 的合作机会,让新创团队能有机会和国外的机构对接,打出知名度。

台湾缺乏保险和大数据结合的创新

「现在的保险大都是用族群特徵去分类,比如性别、年龄,资料等等,直接相关的数据只有病历纪录。」罗至善提到,现在保险趋势结合大数据、物联网,将能由车上的感应器得知受保人的驾车行为、可以从穿戴设备得知日常健康纪录,「甚至还有从脸书行为分析受保人风险的服务。」潜力相当广大。

不过保险创业主题在台湾并不热门,罗至善认为主要是创业者本身普遍对于保险业不够了解,自然不会想做,也就错失了很多机会。

法遵科技 RegTech是能自动根据各国法规提供服务的科技,特别指于金融、认证相关的领域应用。不管在哪个国家,牵涉到「钱」的问题,总是跟法规息息相关,也时常得通过重重认证。而在网路发展的同时,法遵科技也应运而生。比如用大数据来反洗钱、用 区块链 来产生难以窜改的帐本履历,都属于此类应用。 比如说在 FinTechBase 就有 MaiCoin 的区块链平台,目前已跟六家银行合作帐联网。

罗至善举例,FinTechBase 内的 AirSig 就是透过分析用户行为来取代帐号密码认证的团队,「比如说使用者要点击私人照片中的特定位置才能开锁,位置的设定对使用者本人才有意义,这种类比式的资讯比纯数位密码还难以複製。」罗组长解释。

台湾理财机器人、支付工具反映强大技术力

「台湾的财务工程人才真的很强。」罗至善认为,带领台湾团队到新加坡交流,可以深切的感受到台湾在技术开发竞争力不俗。

像是谈到 FinTech 总第一个想到的支付,先前提到的 Dinngo 和用声波认证付款的 声联网 、TapPay 都有独到的技术。

「因为有许多劳力跨境输出,跨境旅游金融很受东南亚欢迎。」像 Addweup 团队则是提出用机器搜集外国旅客来台的剩余小额台币,在机器投入零钱后可以捐出去,或转进外币支付平台帐号。

人才培育是基础,线上线下齐推行

像英国和新加坡 FinTech 发展有很多因素,法规、社会的心态、金融业者等都要到位,要很多把火才能生得出来。

罗至善认为,在 FinTech 众多成功要素中,「人才培育」是实力基础,也是现在 FinTechBase 正积极推动的部分。在线下,他们和 30 多所大专院校有 50 多门课程合作,也有开设认证课程培养金融科技领域专家,并举办教师研习营、公益讲座等不同管道,还建立「学习护照」机制,将不同管道的课程整理成一套系统。线上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 Future Commerce,以及欧洲的 FinTech 101 等知名课程,完成后可以获得国际认证。FinTechBase 也在与其洽谈授权教材中文化,引进台湾。

FinTech 和其他创新不同,金融属于高监管的产业,需要注意很多风险管理。FinTechBase 也会跟金融机构合作举办竞赛,让学生团队更熟悉 FinTech 市场和法规。

罗至善表示,FinTechBase 就是帮助 FinTech 团队整合产业、校园人才及国际资源的枢钮。

金融机构下放资源,新创才有机会碰撞出火花

那幺在人才以外的面向,以台湾现在发展 FinTech 混乱却未成气候的环境,该如何追上英国、新加坡的脚步呢?罗至善认为台湾 FinTech 已经开始起步,只是还在摸索期,两三年前英国、新加坡也是类似情形,不需要操之过急,但在全球加速扩展的竞争压力下,我们也要积极把握机会。

随着行动、科技与金融结合的潮流变得势不可挡,只要一家大银行看到机会,在 FinTech 投入资源,其他银行也就不落人后地动了起来。罗至善组长观察英国等地的金融组织,大都会自己另外成立加速器,网罗新创人才,同时也保有让创新自由发展的空间。

「台湾的银行现在大多自己做,这和放手让新创团队有根本上的不同。」罗至善组长说,她可以理解小公司通常无法达到大型金融组织对安全性的要求,但「有时候这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新团队品牌信誉和规模不足,但不给它们合作机会,小团队就无法规模化。」

罗至善引用他很喜欢的一段话,「在新创团队,就是要去敲眼前 100 扇门,只要有一户愿意回应就是机会;但是在大公司组织底下创新,你必须让这 100 扇门背后的人都同意,只要有 1 个人否决,那这个点子就不会实现。」

在大公司内部,尤其是事事求谨慎的金融业创新,脚步注定会慢人好几拍。下放资源给新创、法规上提供 监管沙盒 ,都是製造空间好快速撞出新点子的方法,再以优秀人才为产业提供技术后盾,台湾发展 FinTech 进军国际的机会也许就在前方。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定义没有银行或金融机构帐户的族群。

上一篇:
下一篇: